当前位置: 首页>>弘毅学堂>>学堂新闻>>正文
古调忧深月下弹:15级弘毅学堂国学班李非凡专访
  发布时间:2017-05-31 | 所属部门:

(通讯员 高晶晶)一室图书,半帘斜影,茗瓯催瀹,古调铮铮。大约每个星期五晚,都会在诗社古雅气氛里与非凡学长相遇,请教丹青笔法、讨论诗文辞章、听其传授学科门径。每次闲谈,皆收获颇丰。渐渐地,我们熟悉了起来。

非凡颇好道。中学时初涉道教,本是为追求长生之术,甚至修炼过内外丹。现阶段将它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既是出于本身对道教的兴趣,也是因为道教的包含性和与其他学科的相关性。在他看来,道教史是对目前经学史研究的反思。“当下国学研究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儒家阐述和儒学思想体系的建构上,然而做好这一部分工作,需要我们回归古人世界,了解他们的生活经验和科学常识,放在古人的视角中理解儒学思想。”道教源远流长,它的受众承接起了庶民社会和士人阶层,又见证了佛教等外来文化的传入,堪称文化思想史的流动背景。回归道教,利于我们更好地贴近体认经学家们的精神世界。这番话也启发我们,学术之间本就相互贯通,做学问要放下门户成见,广搜旁证,才越能发现问题所在。对道教史的研究方法,非凡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当前的道教史研究过分追随海外汉学的脚步,大多数研究者做的更多是哲学的思考和文本分析的工作,没有结合地理、历史事件进行史学的构建,道教史的研究应原始要宗,理清它的头绪。”这种凝结着学科本位精神的深刻思考,突破既有研究范式,不走现有的治学捷径,是更为难能可贵的。

就在前几日,非凡学长的论文《庄生妙相——<经典释文>所见与<庄子>思想考辩三则》荣获北京大学哲学系第二十五届“爱智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这篇文章正体现了非凡通过考据来展现地理文化与思想统合层累的独特治道教之路。透过这篇文章,不难发现他对庄子的“非凡式”研究态度与思考。也正如他本人所说,“我不喜欢对庄子进行哲学性分析,而更加想知道庄子如何影响后人、以及庄子如何被后来人改造的。比如《韩诗外传》中引了许多《庄子·外篇》、《庄子·杂篇》的故事附会《诗经》,《韩诗》是带者深厚的老庄色彩的,这是思想的杂糅,是非常有趣的。《庄子》在不同文本里还有很多异文,面对异文我们要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文本的探讨是有必要的,但不能只做一个是非的判断,而要深入出现差异的原因。”这种从思想史的角度来考量文本流变,不仅是对《庄子》新的解读方式的探索,显然也是一条区别于传统考据学的新思路。

非凡研究问题的方法多以考据切入,以至于一些老师以为他主课考据之学。实际上对他来说考据只是进行研究获取信息的方法之一,因为文本上的材料最易得到,数据搜索也比较便利,所以通过考据理解问题是比较简单的。但这并不代表这种方法可以推广到每一个人,只是他个人比较适应和熟悉。然而探究的途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学术研究者要对人类意义上的命题有发自内心的关切,有一种急切地探得答案并源于生命的焦虑。这种关切和焦虑促使我们怀抱朴素虔诚的态度来研究问题,这才是人文学科的魅力所在。而通无论采取哪种研究媒介研究方式,最终都要服务于研究者内心的深切关怀。

非凡常能够发现人之所未发,这些独到的见解离不开他厚重的原典阅读的积淀。时人常谓读书苦,很难安心静神地读下一部晦涩诘屈古书,而非凡却常常执笔点校,手不释经,沈夜乃已。在他眼中,读书是一件与生命息息相关的事情。阅读是人与书籍双方的交流,而不只是主体对客体的关系,这样古书才易记易懂。没有与书籍感性的沟通,获得的皆是口耳之学。读书是生活,因此不应该有一种套路的模式或方法。如果一定要举出一种门径,在他看来,清儒读书对今人颇具启发意义。如张之洞所言:“读书不知要领,劳而无功。”读书循例,读一书而求一书之例,通过归纳条则,以简御繁。去岁知我转国学班成功时,非凡就向我推荐了《目录学发微》《古书疑义举例五种》《古书通例》等帮助初学者了解古书体例之书,作为国学班入门推荐书籍。现在的我知道了这些书也是古文献的基础书目,使我深知援例读书的重要。

国学班的同学大多都是受古典文学启蒙走上国学道路。非凡学长中学时代也如同大多数同龄人,对文学诗词很感兴趣,作为国学班二招的学生,非凡转专业前也是人文科学试验班的。而从集部转入经史,实际是他美学观念的转变。世人称道集部之学,多因为笔尖文字流露出灵动的性情与境界,因为诗词可抵旧人心肠、万种风情难说的美。然而,厚重底蕴的经史义理也会给人澄澈肝胆、醍醐灌顶之美,古书的装裱字体、纸质墨香给人岁月宁静之美。甚至有段时间,他认为文学的美是肤泛的,经学的美是朴素而深邃的。如今这种心境又有了变化。每种学问或艺术都有它历久弥新的理由,而文学正是以最凝练优美的方式蕴藉人的胸襟次第。现在的他平时也喜诵读诗文,一月前还在春英诗社举办了三期“词律学”读书会,专门探讨词尤其长调与音律之间的关系。这种变化不是兴趣的转移,而是对曾经成见的超越,大抵涵养丰厚立命高远之人,才有不断超越的襟怀吧。

凡是和非凡学长有过接触的人,都会诧异于非凡之雅趣。在诗社,非凡多挥毫泼墨,宗《灵飞经》笔法,笔势俊俏,舒展灵动;间或煮雪烹茶;评诗会上也会同大家共赏奇文,品评诗话。同时,他又是古琴社的社长,时常素手拨琴,作泠泠寒涧、洋洋浩波之音。甚至他的宿舍也仿佛雅士清修之所:桌上菖蒲一盆,香炉一盏,茶具一盘,宣纸半尺;古籍数架;古琴一张。这种亲古的雅意,是他走进古人生活的一种方式。通过回归古人生活状态,来理解他们的思想:焚香品茗,可以感受古人对器物、饮食的感官和对美的理解,弹琴来感受古人对音乐、心境自然的理解,诸如此类。非凡借助生活的器物与习惯来走进古人,达成对古人世界的理解,而这种理解既超越了个体的生命,又保留了自身的局限,在超越与局限的张弛状态下,蕴含非凡眼中着超越的美学色彩的东西。“不管治学还是人生本质上都是美的。我觉得我做学术本质上不异于写一首诗,只不过我的工具是治学。”非凡的学术、雅趣根源都在于他对美的追求。

     非凡学长为人和逊,甚是可爱。国学院多称其为“凡神”,他却常常“卖萌”,喜欢别人叫自己“凡宝宝”。他是我转专业之初联系到的第一位学长,也是16年二招期间参加国学班二招的同学联系最多的国学班学长。他不厌繁琐地回应每一个人,对国学及转专业进行了细微详尽的介绍,并为我们成功转入提供了很多帮助。二招结束后,又告诉我们要尽快融入班级。非凡乐于帮助后学,一直关切着学弟学妹。偶然碰面,他会主动询问我们课程情况,娓娓介绍他认为的这门科目最有价值的学习方法,也会向16级分享适合我们阅读的书籍。甚至他今天刚刚交流结束、自京归汉,就向我们推荐了他欣赏的北大教授的文章。这次北大“爱智杯”的征文获奖出乎了他的意料,大家的赞誉使他十分惶恐。非凡一再强调说:“我只是在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而并没有做什么值得赞赏的事情。”

下一学期的非凡即将到台湾交流,“经史日与圣贤遇,参以吟咏为自娱”,希望他能在热爱的领域他越走越好。

 

注:“弘毅学堂”国学班学子李非凡荣获北大“爱智杯”全国征文比赛一等奖,相关新闻见http://ugs.whu.edu.cn/info/1165/5025.htm

关闭

© 武汉大学本科生院版权所有 中国武汉珞珈山(430072) 鄂ICP备05003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