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正文
教发中心组织“博雅讲坛”再谈武大通识3.0
  发布时间:2017-11-01 | 所属部门:

(通讯员:王逸凡)随着“武大通识3.0”的开启,博雅教育与通识教育引起了我校教师的广泛关注,老师们表现出对我校通识教育升级的极大热诚。教发中心继武汉大学首届通识教育研讨会后专门组织“博雅讲坛”再谈通识教育,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流来帮助我校教师更深刻地理解通识教育的内涵。本期“博雅讲坛”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武汉大学通识教育中心的六位成员为我校教师分享他们今年六月赴香港中文大学考察的体会,此次讲坛分为三讲进行:李建中老师与彭华老师的《独白与对话》、潘迎春老师与文建东老师的《书院制与通识教育》,以及江柏安老师与陈学敏老师的《艺术与通识教育》。

第一讲《独白与对话》——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对比

李建中教授作为我校通识教育中心的主任,在第一讲中为大家详细地介绍了通识教育的本质与目标,即要跨越学科边界,引导学生思考人生与社会。同时,他还将港中大通识教育的特征概括为下面五点:学校管理的专门性、以“生”为本的一贯性、师生身份的双重性、质量评鉴的有效性和课程设计的多样性。

港中大的通识课程分为书院通识与大学通识,大学通识有两部分:《与人文对话》和《与自然对话》。第二位主讲人彭华教授重点介绍了通识课程《与自然对话》,他说港中大的通识课程强调课前阅读、课堂讨论与课后写作。课前规定学生阅读经典(具体到多少页),课程进行当中分小组讨论,课后要提交学术报告。上述三个方面作为期末考核的重要依据。课堂讨论中,不同观点相互争论,老师要做的是倾听与引导,对各种观点兼容并包而不是作结论、下判断。

第二讲《书院制与通识教育》——书院是中国式的通识教育

博雅论坛第二讲《书院制与通识教育》由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历史学院潘迎春教授和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历史学院文建东教授作主题发言。潘老师首先向大家介绍了古代书院以及现代以来国内外一流大学的书院制度。她表示书院是我国古代教育的优秀传统,以香港中文大学为例,潘老师提出了国内通识教育改革的可能性。随后,文建东老师以《通识教育的课程组织方式》为题,基于个人教学经验,就当前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问题提出了他独到的看法,激起了参会教师关于武大通识教育改革和书院制管理问题的热烈讨论。

第三讲《艺术与通识教育》——在最高的层面上掌握生活的展现方式

在“博雅讲坛”第三讲《艺术与通识教育》上,艺术学院的江柏安老师结合他的访校经历以及自身从事非专业教育几十年的心得体会为大家解读了艺术与通识教育的关系。他认为,通识教育可以给学生的最宝贵的东西,就是使之成为一个自我的分析家和批评家,使他们能够在最高的层面上掌握生活的展现方式,从而成为这个社会中最明智的人。通识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学生的自觉生活性,让学生学会在所做的一切中寻找和定义人文精神价值。一流大学的学生们应该明白他们要成为社会中的精英,他们的才能不能仅仅是要为自己挣钱,更要给社会提供福祉。

本期“博雅讲坛”的最后一位发言人是武汉大学本科生院质量管理处副处长陈学敏老师,她高度总结出本次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考察所带给我校的启示:1.有为才有位,我们要建设赢得尊重的通识教育;2.通识教育希望学生掌握的是学科视野与方法而非事实知识;3.通识教育重视跨学科教育、跨学科思维训练、及跨文化交流环境;4.人的品性、视野、心胸和境界是通识教育的追求;5.良好的师生关系是教学成功的前提;6.以学生学习为中心促进学生发展;7.课堂教学改革和学业成绩评价是关键;8.教育是事业,学习是生活。

老师们对这三讲“博雅讲坛”热情高涨,他们表示通过这样的分享交流,自己对武大通识3.0有了更清晰深刻的认识,学习到了博雅教育和通识教育的内涵与具体内容,这将对他们今后申报和开展通识教育课程、从事本科生教学有着重要的意义。

拼图.jpg

关闭

© 武汉大学本科生院版权所有 中国武汉珞珈山(430072) 鄂ICP备05003330